纯白,微博名如ID

【磊嘉】不期而遇

发完就跑,什么时候回来,emm...最晚两百多天高考后?

————————————

放慢了步伐,赵磊轻轻喘息着停下跑步,拿下拉杆上的书包改为慢走。


再走一圈就回去吧,他想着,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大概是在打电话。


离第二节晚自习的下课过去了十多分钟,从后门回去的学生大多已经消失。田径场上较为安静,那人在晚上的微风里格外清晰。


“知道了子凡,凡哥?凡爷?我真错了。小蛋糕....行我服你凡哥...”


声音有些低沉,拉长语调时却有些软糯,是个有趣的人呢,赵磊低头微微弯起嘴角。


然后走到后门附近的赵磊突然感到自己书包带被人往后扯,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


疑惑地抬头...

愿他日重归时,我已功成名就。

喜欢周鹿大大是从肉食者刚更新的时候,加了群也关注了后来很久没去看了也都有意无意退了,林笑的我习惯看榜单也看过,没想到能出这样的事。怎么说,支持挂,很气人了这样。

秦弈:

从昨晚开始,邦信tag就一直不安生。
那么多群里都在吃瓜不明觉厉,花了一下午整理了一个长图。
还是这么说,喷我的,评论区小窗见。

我守护的山河,不是你塌了的半壁江山。

我他妈刚才发反了!!!!丢人丢出天际。

【磊嘉】抢食

良品铺子的麻薯真的挺好吃的...

————————

焉栩嘉慢腾腾地往自己嘴里塞着刚拆封的麻薯,一双大眼睛时不时往旁边赵磊的桌子瞟一眼。


嗯又是情书,怎么没人给他送呢?不服。


撇撇嘴,焉栩嘉转头轻哼了一声,余光看到赵磊从后门进来默默地把嘴里的麻薯给吞了。


赵磊走过来时望见焉栩嘉纤长指尖晶莹的糖霜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麻薯盒的样子突然有点想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吃着呢,给我来一个?”赵磊在教室走廊站定,偏头笑了一下。


焉栩嘉仿佛听见教室里一些女生吸气激动的声音。


有那么好看?焉栩嘉狐疑地抬头盯了赵磊一会。


身前人笑得温润,嘴唇翘起的弧度柔和。


好吧是...

【磊嘉】你是我的经纪人

part1.


“嘉嘉起来,今天我有个合约要谈。”赵磊拿着焉栩嘉给的钥匙开了他的房子,拉开焉栩嘉房间的门无奈地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人。


“怎么又有事要谈啊。”焉栩嘉迷迷糊糊应了一句,声音软糯。


好不容易把人捞起来,赵磊看看表时间有点来不及。


“过来嘉嘉。”开了车子,赵磊戴上墨镜给身边大概是因为还没睡醒格外听话地坐在副驾驶的经纪人系好安全带。


“谈吧。”匆匆赶到的赵磊脱下外面的蓝色风衣,和着焉栩嘉无比顺手递给他的红色风衣一起挂在桌旁的衣架上,摘下墨镜对着对面坐下的负责人道。


“啊,您跟我谈?”负责人看着焉栩嘉完全没有经纪人的样子一落座就开始动筷子,提了提鼻梁上的圆...

【磊嘉】少爷

大概是护法和少爷的磊嘉,凡嘉友情向,ooc....

——————————

part1.


“焉栩嘉你再不好好练武就等着被别人打吧你。”郭子凡从门外赶来,语气带着怒意,走时带起的风撩起他衣服的下摆。


拔出佩刀倏地插在焉栩嘉坐着发呆的桌上,郭子凡看似随手的动作带出铿的一声,焉府右护法佩刀的紫宝石闪烁着迷人而危险的光。


“你们不是会保护我吗?”焉栩嘉吓了一跳,撇撇嘴右手从上好的绸缎制成绣着简单又独特的花纹衣袖里伸出来试图把刀拔出来却没拔动,一时有点兴趣缺缺。


郭子凡啧了一声纤长左手就着焉栩嘉右手把刀拔离。


剥离开焉栩嘉的手,郭子凡用刀指着焉栩嘉,皱着眉卷曲睫毛都透着不...

【磊嘉】【沐凡】预告

ooc,一个预告
——-——————

“磊哥,嘉嘉找你。”韩沐伯敲了敲后面赵磊的桌子。

赵磊放下手里的笔看了眼韩沐伯还放在他桌上纤长的手指和根本没转过来的视线对准的郭子凡一时无语。

门口的焉栩嘉笑着冲赵磊招了招手,身旁的郭子凡双臂交叉眨着眼。

“磊哥...你能不能,先回去洗澡啊?”赵磊刚走近门口就听焉栩嘉来了一句。

“哈?”

焉栩嘉和赵磊班在隔壁,但却借住在一个老师间,房间也是一间不过是有两个床。

“就是...郭子凡拉我晚上出去玩会,到时候等小伍哥回来,我们俩一个人也没洗完澡多不好啊你说是不是?”焉栩嘉一双大眼睛无比真诚地看着赵磊。

赵磊没说话,郭子凡揽过焉栩嘉肩膀,长睫毛卷曲着...

【磊嘉】扯衣袖

日常,ooc
——————————
赵磊发现了焉栩嘉一个新的爱好,扯同桌衣袖。

和他做同桌越久似乎也就越了解,赵磊知道焉栩嘉睡了觉很难被叫醒,说着要减肥还是吃个不停虽然本来就不胖,有时候写着试卷突然在试题上宛若一个灵魂画手画起来奇怪模样的画......

某节试卷讲析课赵磊突然感觉衣袖一重,回头一看焉栩嘉正扯着自己衣袖大眼睛有点失神。

“怎么了嘉嘉。”赵磊低声问了一句,焉栩嘉攥自己衣袖的纤长手指还是没松开。

“困。”焉栩嘉简单应了一句,真的是一脸困到不行的样子。

“你睡会讲到你错的题了我喊你。”赵磊右手翻了下左边焉栩嘉的试卷大致浏览了一下道。

“好。”焉栩嘉立马在前面堆得高高的书掩护下趴...

同人文的真相

写完这篇文的错觉加我一个....每次写了几个片段然后感觉自己写完了满足地关了文档.....

忘宸酒曲茶鸠知己:

内心波澜起伏.


浮华虚镜:



没错是我……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

cp洁癖越来越厉害了我

1 / 15

© 浅缦 | Powered by LOFTER